从周星驰到王宝强

与电影票房乏力相对应的,则是主角王宝强锐减的吸金能力;在口碑效应的影响下,《新喜剧之王》上映第二日票房便跌落60%,此现象更创造了华语电影次日跌幅之最。《新喜剧之王》于2月15日当天只收获了326万的惨淡票房;截至今日,曾在节前被寄予厚望的巨作已被全民动画《熊出没》超越。

在近几年喜剧片成为票房贡献主力之余,我们也发现部分喜剧片并不如前几年被观众待见了,《新乌龙院》的惨淡、《胖子行动队》的无人问津,皆印证了低质喜剧越来越狭窄的未来;而曾经的喜剧之王败在了《新喜剧之王》面前,华语喜剧江湖的全面升级改造已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2007年星爷的《长江七号》折戟沉沙,反而王宝强的演技亦在多次磨练中成长。随着年龄渐长他于表演中逐渐成熟开窍,尤其《Hello,树先生》和《天注定》里角色释放出的丰富层次感让观众始料未及,《Hello,树先生》内敛落魄,《天注定》则阴沉凶狠。毕竟两部文艺片的成就并没有他与徐峥合作的《人在囧途》来得痛快实在,这部轻喜剧在充分开发了王宝强的喜剧天分之余,亦在票房上捷报连连,为王宝强的全民谐星路线打下了稳固的基础。

图片 1

即便《功夫》造就了星爷的另一个生涯巅峰,无奈香港电影的江河日下,挥兵北上已不可避免。与《功夫》同一年冯小刚的《天下无贼》上映,电影在2004年豪取1.2亿票房之余,傻根王宝强也因此《天下无贼》一炮而红,王宝强的本色农民工演出,让他成为了内地草根的代表人物。比起周星驰的人生,王宝强只差不好。因幼年家境贫困他被迫南下少林寺求生,16岁后成年后每日与片场摸爬滚打,这位少年的人生仿佛以做群演为最终定局。

图片 2

王宝强的走红当然带有很大偶然因素,可是于这位北方农娃身上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倔强与不屈;这在他后来几年主演的影视剧《士兵突击》和《我的兄弟叫顺溜》中多少可领略到。王宝强的早期影视形象木讷、执拗、生性乐观,在憨厚中显露了极强的意志力;可角色的千篇一律、角色与演员本性的高度重合,亦阻碍了他事业往更深领域发展。

在多元价值冲击下,当代年轻人世界观已与2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旧瓶装新酒的《新喜剧之王》对时代脉络把握并不算敏锐,更如一碗给观众强行上价值的鸡汤;虽然电影披上了无厘头的外衣,但其体现的剧组人情冷暖更似由某个人虚构而成,马可的颐指气使、成功没落已和大众无根本关联。草根逆袭之路前后割裂且不合常理,成功全因投机心驱使;在荒诞的世界面前,一切平凡人物的付出和努力皆在儿戏般的偶然成功下付之东流。

图片 3

作为90年代香港喜剧片的顶梁柱,周星驰与周润发、成龙并称“双周一成”,周星驰更以一己之力开创了港产喜剧片的新局面。《赌圣》、《逃学威龙》等片屡次打破年度票房记录,而三人共同打造的票房争霸景象亦造就了20世纪港片的最后一个巅峰。周星驰代言的无厘头文化独树一帜,在以草根形象解构香港文化之余,在嬉笑怒骂中完成自我价值的实现。

提到香港电影时,周星驰始终是一个绕不过的坎。在互联网不发达的90年代,去录像厅看片成为了许多青年的绝佳消遣方式。比起周润发的英姿飒爽、李连杰的身手不凡,每至星爷出场厅内便一片大笑、欢乐声不绝于耳;我们在影碟机中领略到周星驰的丰富表演之余,影像外的香港都市文化同样让无数人着迷。在香港与内地并没有快速融合的年代,香港电影更如内地了解这个神奇地域的一个重要窗口,期盼和向往之心不言而喻。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其实在喜剧表演天分上,王宝强并不算优秀;可在多年培养的个人IP面前,表演逻辑和技法都已不重要。《泰囧》的大卖恰恰证明了王宝强人设的厚积薄发,而后宝强的电影热度更一发不可收拾。在其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表演模式下,去电影院看丑的思维导向亦潜移默化影响了大批观众,由此带来的是丰厚的票房回报。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或许周星驰的伟大依托于特定的香港背景,在逼仄迅疾的大都市内,荒诞随性的人际隔阂每天都在上演,自嘲和奋进精神两者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皆必不可少。其中周星驰所代表的草根阶层在电影中多以全胜而归圆满收场,这更符合港人奋斗成功的心理预期。在本土文化土壤的滋生下,看遍世态炎凉、角色魅力丰富的周氏喜剧成为观众消遣的最佳选择;而在喜剧之外的大悲剧力量,则让小人物形象无比饱满。

图片 11

1999年半自传电影《喜剧之王》的诞生更如周星驰自我身份的确立;《喜剧之王》的主角尹天仇出身低微、人生境遇不顺,彷如周星驰前半生的真实写照;而后尹天仇因喜爱电影而开展的艰辛追梦之旅引发了大众的同情和共鸣。《喜剧之王》带给周星驰的财富和声望是无比丰厚的,曾经的星仔一夜之间摇身变为华人影迷敬仰的星爷;周星驰和《喜剧之王》戏里戏外的成功,亦认证了周星驰为两岸三地无可取代的喜剧之王。

婚变风波并未影响王宝强的电影吸金能力,在《泰囧》的12亿、《唐人街探案2》的34亿后,王宝强更可步吴京和沈腾的后尘,成为第三位把个人票房推至100亿的华人明星,可关乎华语喜剧的薪火传承之路,却远没有王宝强的个人事业如此顺畅。于今年大年初一上映的周星驰新片《新喜剧之王》甫一登陆院线便呈现出口碑两极分化的趋势;其中《新喜剧之王》的豆瓣评分已跌落至5.8分,创星爷电影评分最低;在电影饱受质疑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互联网对单一价值输出的严重消解、香港喜剧与内地文化的不兼容以及星爷已近匮乏的电影创造力。

其实星爷对电影的诠释远不止喜剧一层,不论是《大话西游》还是《喜剧之王》,外部世界被塑成一个荒诞的整体。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不仁义的社会内个体与整体的巨大落差更增添了悲喜剧的多重张力。悲剧和喜剧的对立、个体和社会的对立,亦给了周星驰电影强烈的反差感,在欢笑之内我们与主角一起领略世态炎凉、领略人物内心的欢乐与酸楚。

图片 12

图片 13